心理学得以产生的前提是人类的心理具有某种不可违背的规律性,因而心理学可在掌握人类心理规律的前提下,对其施以规导,使其行为和心理保持在一个合适的限度内。但这是否意味着心理便是不可改变的,只能是受规律役使的无自主性的被动状态呢?

正如道德有高低,每一个时代的进步都包含着对上一个时代道德的突破,从这个层面上来道德也是有所进化和发展的。如果这种发展可以称之为高层次的道德的话,那么同样的心理也有平庸和升华,平庸的心理受到惯常心理规律的制约,而心理的升华则凝结为灵魂的自觉抑或精神的自主。突破原有的心理规律制衡,感受到生命自由意志的存在。但这种改变需要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将其托承。除了极少数的天才具有生命力的自我涌现外,大多数人只能依靠长期的文学滋养来刺激生命力的颤动,让被凡尘琐事埋没,失去知觉的生命力重现,一次次的激发直至其生命力可以自给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总爱在故事中寻求共鸣,因为那个故事中包含了我们内心渴求的东西。

文学对生命力的每一次激发都是精神抑或灵魂对心理的一次反叛,当生命力得以自给时,便是精神得以自主的胜利。

从心理学上来讲,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,是不可改变的,是一个内在的生物性规范,即面对死亡每个人都会恐惧进而反抗或采取各种措施来自救。但纵观历史,舍生取义者有之,泰然自若、视死如归者亦有之,由此观之灵魂抑或精神总是大于心理的。所谓的心理也只不过是对长期刺激性反应的一个重复性记忆,经历多了便会成为一种无意识的惯性行为,从其深层而言心理只不过是社会规制下的一种内在无意识规范。

那么作为一个自由的灵魂为什么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心理惯性,而这个惯性是独一无二的惯性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